小說狂人

登陸 註冊
字:
關燈 護眼
小說狂人 > 揣崽後王妃一心想和離 > 第519章 大結局

第519章 大結局

-歐陽穆腿一軟,像麪條一樣癱在雪思月的跟前,仰著臉,跟個憨憨一樣,說道:“愛妃,你肯原諒我了嗎?”

雪思月無奈,“王爺,原諒不原諒的有什麼意義嗎?就算破鏡重圓,還是有裂痕,隨著歲月的增長,那裂痕會越來越長,王爺,放過彼此吧。”

屋裡靜悄悄的,幾乎能聽到彼此的呼吸聲。

朋友和太子都在外邊。

熊熊燃燒的希望在刹那間被熄滅,歐陽穆的臉色一點點的暗淡下來,直到陰雲密佈,像是被冰封了一樣。

他扶著床跌跌撞撞的站起來,看著她瑩白的小臉說道:“好,我知道了,你先回去吧,明天咱們就和離,我給你自由。”

男人一字一頓的說著,彷彿已經絕望了。

這些天來,他悲傷,後悔,道歉。

九尺男兒,做了以前從做好的事情,尤其是跪在她麵前的時候,他感到從未有過的恥辱。

就算如此,她依舊不肯原諒他。

那些他曾經對她的好也都被她拋到九霄雲外。

緣分可能真的儘了。

既然她不肯原諒,那就好聚好散吧。

雪思月感到震驚,“真的?王爺說話算數嗎?”

歐陽穆抬了抬沉重的眼皮,“算數,我堂堂一代戰神,什麼時候說話不算數了?”

他說的鏗鏘有力,好像真的鐵了心一樣。

雪思月瞥了他一眼,想問他具體什麼時間,誰知那人一頭倒在床上。

冇過多久,鼾聲氣,王爺睡的跟豬一樣。

雪思月走出門外,跟太子交代了兩聲,就走了。

剛走出兩步,太子喊了一聲,“王妃娘娘,請留步。”

雪思月回眸,目光淡淡,“太子殿下,有事嗎?”

歐陽賢表情肅然,輕聲道:“你們真的要和離嗎?”

剛剛他站在門口,他們的對話他聽的一清二楚。

兩個人的關係不是很和諧是眾所周知的事情。

但是太子冇想到他們會和離。

從他的角度老說,歐陽穆是他的弟弟,保衛國家安全。

他當然希望他能過的幸福。

這些天,他也聽到了風言風語,身為哥哥,身為太子,他不好相勸。

如今,弟弟萎靡不振,歐陽賢不得不站出來說兩句。

雪思月頓了頓,冇有隱瞞,“是的,太子殿下。”

太子的眉頭緊皺,輕歎一聲,“王妃娘娘,不管以前你們經曆了什麼,可都已經過去了,孩子也出生了,是不是看在孩子的麵上,原諒他?”

雪思月嗬嗬一笑,“太子殿下,謝謝你的好意,事情縱然是過去了,但是心底的傷無法釋懷,每當我看到孩子,看到他時,心底的痛都會洶湧,我想找一個地方療傷,過平淡的日子。”

將近一年的時間,她過的人不人,鬼不鬼,她厭倦了這樣的生活,不想再繼續下去了。

人生不過一瞬,何必難為自己。

“你先去清淨也未必不可,等你心情好了,讓歐陽穆再把你接回來。”

雪思月搖搖頭,目光垂下,臉色憂傷,”這一去可能是一生。”

歐陽賢一震,“可孩子怎麼辦?”

“孩子我會帶到他成人。”

歐陽賢頓了頓,麵前的女子長的溫柔似水,語氣卻如堅如鋼鐵。

勸不動,根本勸不動。

***

翌日清晨。

一場大雪過後,曦輝閣異常冷清。

陸陽慌慌張張的跑過來,推開曦輝閣的大門,急促的說道:“王妃娘娘,不好了……”

雪思月剛起床,詫異的問道:“怎麼了?什麼事?”

“王爺自殺了……你快去救救他吧,他還有微弱的心跳,應該還來的及。”

哐當!

雪思月手中的杯子掉在地上,臉色頓時蒼白。

“走。”

她拎上藥箱,踩著厚厚的積雪向書房跑去。

床上。

歐陽穆的頭耷拉著,麵如死灰。

一把匕首插在他的胸前,鮮血染紅了白的的內衣。

雪思月的手不住的哆嗦,將手放在他的鼻子上,還有微弱的氣息。

她開始止血,急救,輸血。

還給他掛上了氧氣瓶。

手忙腳亂一陣操作之後,歐陽穆的心跳慢慢的變強。

麵色也開始變的紅潤。

雪思月慢慢的拔下匕首,止血,縫針。

一套程式下來以後,整個人都累癱了。

她坐在椅子上,大口大口的喘氣。

陸陽從桌子上拿起一張紙,說道:“王妃娘娘,你看。”

雪思月接過去看了一眼頓時愣住了。

和離書。

歐陽穆寫的和離書簡簡單單。

大致意思是,他死以後,整個穆王府都是雪思月的。

給她人身自由。

唯一的條件是就把孩子養大,將來報效祖國。

和離書上還有一個大大的手指印。

那是歐陽穆留下的。

最後這樣寫到:月月,我死了,你能原諒我嗎?

看完,雪思月淚如雨下。

那天,她非常生氣,賭氣說了一句,隻有他死了,她纔會原諒他。

可冇想到他真的……

嘟嘟嘟……

正在這時,儀器開始報警。

歐陽穆的生命體征開始直線下降。

他要死了……

雪思月嚇壞了,丟了紙,跑到儀器旁邊,將氧氣的閥門開到最大,並喊道:“王爺,你不能死,不能死,我原諒你了,原諒你了。”

但這絲毫起不到作用。

儀器上的數據不斷的下降,直到歸零。

他的死了。

哇……

雪思月大哭了起來,後悔的捶胸頓足。

他就是十惡不赦,也不至於要了性命。

她任性了,真的任性了。

她噗通一聲跪在床前,拉著他冰涼的手泣不成聲。

忽然,他的手有了溫度。

儀器上的數字也開始出現,逐漸的恢複到正常。

雪思月驚呆了,喊道:“王爺,你是不是醒了,王爺,你彆嚇我。”

歐陽穆慢慢的睜開眼睛,他愣了一下,說道:“雪思月,你怎麼在這裡,你不是死了一年了嗎?”

雪思月也嚇懵了,皺著眉頭,問道:“王爺,你說的什麼?”

歐陽穆試探著坐起來,“什麼王爺不王爺,我是鄒啟明啊,你男朋友啊,你忘了嗎?傻丫頭,你看看你穿的什麼?戲服嗎?”

……

整個故事完結。-

『加入書籤,方便閱讀』

熱門推薦